类型:   名称:
法援动态 劳动法资讯 劳动法咨询 劳动法研究 案例评析 新市民法律学堂 劳动法论坛 法规查询 关于我们
中国制造业人工成本明显上升——苏粤鄂吉川五省制造业企业调查
新闻来源:工人日报  转载时间:2011/8/15 9:45:34 点击次数:3680
分享到:

 20111月~2月,中国人民银行等单位的几名经济学家主持对江苏、广东、湖北、吉林和四川5588个制造业企业进行了抽样调查,重点考察工资上涨的成因、企业的应对策略及其结构性涵义,为评估和制定宏观经济政策提供参考。本次抽样调查根据每省经济发展水平抽样了发达、中等和欠发达地区,并根据当地的经济结构选取了不同行业、所有制和规模的样本企业。样本企业中,中型企业占48.3%,小企业占比为39.6%,外资和私营企业占比接近70%。同时,样本企业中52%有出口业务,其余为非出口企业。

    全球经济仍然处于金融危机之后缓慢且不稳定的复苏阶段,中国却出现了较快的工资上涨。这一慢一快或许代表了全球经济结构调整的大趋势。理解中国工资通胀的成因,将有助于我们把握危机之后未来全球经济的“新常态”,掌握政策和市场走向的主动权。

  通过抽样调查,我们发现,自去年以来,全国出现了较为普遍的工资上涨,中西部地区的工资上涨甚至略快于沿海地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制造业工人对休闲的需求提高。这一趋势如果持续下去,中国将进入新一轮机械化的浪潮,宏观政策调控将需要适应相对较高的通货膨胀这一结构性特点,消费和服务业发展将成为中国经济主要的增长点。

  近年来,企业人工成本的上升快于原材料成本的上升。调查数据显示,原材料在总成本中占比最高,2010年超过了62%,其余依次是销售、人工和财务成本,占比分别超过13%12%4.5%。原材料和人工成本在2008年~2010年间呈不断上升趋势,原材料成本占比从2009年的63.1%升至2010年的64%,人工成本占比升幅略快于原材料成本占比,从11.1%逐年上升至12.3%。与此同时,企业销售和财务成本稳中趋降。

  从行业来看,能源材料、机械设备和纺织服装均面临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的双重上涨。能源材料行业两者升幅最大,分别为8.1个和1.7个百分点;机械行业次之,为7.6个和1.7个百分点;纺织服装为3.7个和1.5个百分点。相对而言,能源材料行业的原材料成本优势快速消失,机械设备则面临原材料成本快速上升的挑战。人工成本占比最高的是纺织服装业,其2010年成本占比为16.5%,其次是能源材料业,为15.7%,而化工行业则在5个调查行业中最低,其成本占比仅为8%

  企业人工成本的上涨主要源自职工人数的增加、熟练工人增加和工资上涨三个方面。2010年,样本企业平均职工人数为1737人,超过了2008年~2009年的水平(1670人),增加约4%。期间,熟练工人在总人数中的比重分别为54.4%56.2%56.6%,呈不断上升趋势,这种上升趋势出现在所有地区、所有制及规模的企业中。

  工资上涨是推高人工成本占比更为重要的原因。调查数据显示,2010年非熟练工人工资与2009年持平或下降的企业占总数仅为14%,几乎鲜有企业出现工资下降的情况,而涨幅超过15%的样本企业接近总样本数的26%。此外,有近50%的样本企业工资上涨在5%15%之间。

  中西部地区非熟练工人的工资涨幅快于沿海地区。在调查企业中,四川省2010年工资上涨超过15%的比重接近三分之一,为32.7%;湖北省和吉林省也分别高达25.2%23.6%。相比之下,广东省的比例虽然也高达27.3%,但工资涨幅超过20%的企业比例仅为8%,为5省最低。江苏省则只有20%的企业工资涨幅超过15%

  按行业分是纺织服装和电子轻工业,工资上涨15%以上的工人比重都超过了37%;按所有制分是私营企业,按规模分是中小型企业。

  熟练工人工资的涨幅超过了一线工人。平均而言,熟练工人工资上涨超过15%的占样本企业的32%,而只有26%的样本企业非熟练工人工资涨幅超过15%。按区域、行业、所有制和规模分,熟练工人工资涨幅最显著的与非熟练工人的分布相同,都是中西部省份、纺织服装业、私营企业和小企业。湖北和四川分别有35.6%40.2%的企业熟练工人平均工资涨幅超过了15%,显示中西部企业加大力度吸引工人,尤其是熟练工人。

  2010年是中国人工成本上涨的转折年。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0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20759元,与2009年的18199元相比,增加了2560元,同比增长14.1%,增幅提高7.5个百分点。按我们估算的工资涨幅,非熟练工人5省平均为12.2%,熟练工人为13.5%。按熟练工人占比56.6%推算,工人工资平均涨幅为12.9%。如考虑到非工资性支出,企业实际人工成本可能高于我们的估算数。

  从抽样调查的分省数据来看,中西部地区工资上涨幅度略快于沿海地区,比如湖北省和四川省熟练工人的工资去年上涨14.4%,快于江苏省和广东省。这也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基本吻合,该数据显示,东、中、西和东北地区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2010年较上一年分别增长14.5%12%14.8%12.9%。需要指出的是,我们的抽样调查数据表明,所调查省份2010年的工资上涨仍然明显低于同期各省名义GDP的增长速度。综合来看,工资涨幅与人工成本占比的相关关系也反映了不同行业的劳动力密集程度的相对变化。受工资上涨影响最为明显的是纺织服装行业,工资的较快上涨带来了企业人工成本占比的提高。电子轻工和化工业的工资上升较快,但人工成本占比上升较慢,这意味着这两个行业的劳动力密集程度有所下降。同理,机械设备和能源材料行业的劳动力密集程度有上升的趋势。

  调查表明,较快的工资上涨仍然难以满足企业的用工需求。样本企业平均存在9.4%的一线工人缺口,其中电子轻工业的一线工人缺口最大,高达14%

中国正进入“工资快速上涨”时期

    中国或已进入工资通胀时期,该时期可能长达10年。导致工资上涨的因素很多,物价上涨、房价飙升、劳动力供给趋紧和新一代农民工受教育水平的提高,都有可能推高名义工资的水平。然而,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人均GDP超过30004000美元,中国制造业工人对休闲的需求上升,是工资快速上涨的一个主要推动力量。

  中国台湾和韩国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经历过,并出现了长达10年的工资高速增长时期,中国内地目前很可能正处在这样的阶段。对休闲需求的提高将是渐进的,会在若干年以后与劳动力供给的收缩相叠加,或推动未来10年的工资较快上涨。

    工资通胀无疑将推动CPI通胀,但其传递效应如何取决于企业提高劳动生产率的能力。粗略而言,只要工资上涨的速度基本与人均名义GDP增速(近似于劳动生产率增长与CPI通胀之和)一致,工资增长对CPI通胀的影响将非常有限。当然,不同行业提高劳动生产率的能力并不相同,处于劳动力密集端的企业将不得不承受由于人工成本上升而带来的利润挤压,并出现部分企业倒闭。行业整合首先将在这些领域加快步伐。

    机械化或自动化是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根本途径。一方面,更多的机器可以替代人工;另一方面,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的制造业工人也为即将到来的机械化创造了条件。现有估计表明,中国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只是美国的29%,如果工资快速上涨以及人民币升值没有伴随着劳动生产率的同步提高,中国制造业将逐步失去其竞争优势。

    工资通胀推动消费增长,是结构调整的原动力之一。中国统计调查数据显示,低收入家庭的储蓄率相对较低。非熟练工人工资上升将有利于增加消费。当刘易斯拐点已隐隐约约出现的时候,家庭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或将触底反弹,中国经济或已吹响了结构调整的号角。

    宏观政策调控应区分周期性和结构性通胀因素,并分别以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因应之。货币政策目标主要针对周期性价格上涨,但与此同时,结构性价格上涨难以单纯通过货币政策紧缩的方式来达到抑制通胀的目的。更为重要的是,适当容忍结构性价格上涨带来的通货膨胀,有利于加快推动结构调整,提高未来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财政政策的重要作用是,当较高的通胀开始侵蚀中低收入家庭的利益时,可以通过为他们提供适当财政补贴的方式,部分抵消CPI通胀的压力。

工人休闲需求推动工资上涨

    随着人均GDP的提高,制造业工人对休闲的需求明显上升,是推动工资上涨的一个主要原因。

    数据显示,20082010年,制造业工人平均每周工作天数均超过5.7天。企业所在区域和企业规模不是工人工作时间差别的原因,工人工作时间的行业差别最为显著。其中,纺织业工人工作时间最长,为6.3天;工作时间最短的是化工行业工人,平均低于纺织业0.7天。然而,从每天工作的时间看,电子轻工业和机械设备样本企业最高。

    20082010年,工人工作时间变化较小,这很可能是由于人工短缺,导致一些企业加班增加所致。而就所有样本企业的工人加班意愿看,半数以上(53%)的工人没有变化,更愿意加班和更不愿意加班的人数相当。但是,不同地域、行业、所有制和规模的样本企业存在差异。在江苏、广东和吉林,更不愿意加班的工人比重最高,而且都超过了更愿意加班的比例,但湖北和四川的情况相反。

    分行业看,纺织服装行业有47.5%的样本企业反映工人更不愿意加班,比重大大超过其他行业,而该行业恰恰是每周工作天数最长的。其他行业中,更愿意加班的企业比重都超过了更不愿意加班的企业占比。

 

上一篇:强迫劳动罪的司法认定 下一篇:从探底竞赛到全球治理:公司社会责任中...
>>返回    关闭    
Copyright 2004-2011 www.labourla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南京办公室: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广州路16-5号三楼 电话:(025)83688511 83688512
昆山办公室:昆山长江南路日月星城1号楼707室 电话:(0512)55181612 55181613
[您是第 6500556 访问者]  南京大学劳动法律援助项目主办 苏ICP备08109347号